中国明清家具赏玩二

出版时间:2009-5   出版时间:湖南美术出版社   作者:李强 编   页数:245  
封面图片

中国明清家具赏玩二
内容概要

我国古代家具主要有床、屏风、镜台、桌、椅、柜等。 远古日寸期人们常“席地而坐”。床,是席子以后最早出现的家具。最早的床极矮,古人读书、写字、饮食、睡觉几乎都在床上进行。《孔雀东南飞》云:“阿母得闯之,槌床便大怒。”还有一种矮榻常与床并用,故有“床榻”之称。魏晋南北朝以后,床的高度与今天的床差不多,成为专供睡觉的家具。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雅量》记载:“门生归白郗日:‘王家诸郎,亦皆可嘉,闻来觅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东床上坦腹卧,如不闻。’鉴日:‘正此佳婿邪!’访之,乃羲之也,遂以女妻之。”此时已经有了正式的睡床。 唐宋以来,床、桌、椅、凳、高几、长案、柜、衣架、巾架、屏风、盆架、镜台等家具广泛普及,种类繁多,品种齐全。各个朝代的家具,都讲究工艺手法,力求图案丰富、雕刻精美,表现出浓厚的中国传统风格,成为我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作者简介

李强,汉,1952年出生于长沙,致公党员,副教授。国际中华收藏学会常务理事,香港东方文化艺术中心书院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湖南省收藏协会常务理事,现供职于湖南商务学院。
1979年进入收藏领域,收藏类别繁杂,邮票、钱币、字画、瓷器、铜器、玉器、竹木雕刻、历代文献
章节摘录

插图:紫檀顶箱大柜夙为宫廷庙堂之器,或收存衣冠,或贮藏珍玩,为清代宫廷起居之必备。
此对气势恢宏的清乾隆紫檀花鸟纹大柜为标准顶箱立柜式方角大四件柜,全部部件精选紫檀大料制成,是俗称“满彻”的紫檀家具。
此对大柜著录于田家青先生《明清家具集珍》一书,为该书封面(2001年7月香港三联书店),是一件秘藏多年、风华久闻于海内外的宫廷家具名品。
据田家青先生的研究,此柜有门闩,带柜膛。
立柜中部装架笼,设抽屉两只。
横材竖材混面,也称“泥鳅背”、“盖面”,是紫檀家具上常见的线脚。
柜子的侧山为紫檀实木板,落膛起鼓做。
后山是两扇可拆下的独立“扇活”,通过木销与柜体活插。
扇活制作虽费工费料,但搬运中可以拆下,便于减轻重量。
实用性强,是宫廷家具讲究的做法。
此柜最夺目之处是八扇柜门和柜膛立板的铲地高浮雕,工艺精湛,栩栩如生。
八扇雕花柜门整体上给人繁花似锦、气度威严的震撼力。
“铲地”高浮雕是清代“大内紫檀作工”的特有工艺,即将图案之外的底子全部铲平,使图案突显、立体感强烈。
与一般硬木家具的“起地”浮雕法相比,同样的图案,“铲地”浮雕需要多几倍工时。
宫廷紫檀家具的浮雕底子平整如镜,令普通工匠可望而不可及。
柜门各图案独立成章,又相互呼应,烘托整体效果,分别雕有荷花、浮萍、玉兰、天冬、灵芝、牡丹、芭蕉、水仙、芍药、藤萝、松、竹、梅,以及绶带鸟、鹭鸶、芦雁、鸽子、喜鹊、画眉、仙鹤、锦鸡等图案,寓意“喜上眉梢”、“锦上添花”、“富贵荣华”、“一路连科”等。
画面布局章法严谨、疏密得当、穿插自如,具有典型清代中期画风,与清宫珐琅彩瓷器所用画面如出一辙,当是出自清代宫廷画师之手。
以“锦鸡牡丹”一扇中的牡丹为例,工匠在雕刻牡丹花瓣的表现上,极尽俯仰反侧之能事,雕出凹凸层次之多令人叹服,与中国传统工笔花鸟的以线描取胜的风格大异其趣,而与受西洋影响的雍正珐琅彩雉鸡牡丹碗上同样着重表现牡丹之凹凸质感的技法相似。
而顶柜门上的一扇“菊花画眉”图,对比郎世宁的花鸟册中的一页,构图和题材相同,在花瓣、枝叶的表现技法上风格完全一致,造型写实极富于立体感。
可见此柜的画稿出自受郎世宁画风影响的宫廷画师之手,具有中西结合的圆明园宫廷艺术特点。
此柜的金属饰件相当讲究:底足包铜套,柜膛翻板有铜提环,合页、面叶造型典雅,錾刻图案精美,鎏金均匀。
金色的鎏金饰件与紫檀柜体色泽反差强烈,既富装饰效果,又能冲淡大型家具给人的沉闷感。
编辑推荐

《中国明清家具赏玩(2)》是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
评论、阅读与下载

中国明清家具赏玩二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艺术PDF书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