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和煜自选集·电影戏剧卷

出版时间:2011-4   出版时间:江苏文艺出版社   作者:盛和煜   页数:281  
封面图片

盛和煜自选集·电影戏剧卷
前言

一 小时候,想当个天文学家,那是小小少年蓝色的梦。 “文化大革命”来了,我担任我们那个学生组织的战报主编,在发刊词中写道:“造反派的队伍里,又多了个活蹦乱跳的小兄弟!旧世界的废墟上,又多了个勤勉的清道夫!什么不要怕?张某某(我们那个地区的地委书记)不要怕!刘某某(我们那个城市的武装部长)不要怕!时机到了,洞庭湖的闸门动了且开了!湘江的大潮卷得更急了!我们理想的未来,我们黄金般的未来,就在前面!” “文化大革命”发展成了“武斗”。为了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同派别间展开了枪林弹雨的真实厮杀!我们列着整齐的方队,清一色的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们,蓝白条相间的短袖海魂衫,衬托出青春饱满的胸脯;清一色的苏联四三式冲锋枪横挎在胸前;高唱着由林彪语录谱曲的“兵团战歌”,奔赴战场:“在需要牺牲的时候/要敢于牺牲/包括牺牲自己在内/完蛋就完蛋/完蛋就完蛋/嘿/上战场/枪一响/老子下定决心/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 战斗中,我们那个学生组织的领袖被对方的高射机枪打死。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群情悲愤!机枪、冲锋枪、自动步枪朝天狂射,鞭炮炸得烟雾腾腾!队伍最前面是一幅巨大的挽联:“站起是巍巍泰山,倒下是滚滚黄河”。 多少年后,看电视新闻中经常播出国外有的激进组织,为他们遭袭击的领袖人物送葬时的场面,也是群情悲愤!机枪、冲锋枪、自动步枪朝天狂射!除了气魄规模略逊于我们那时候,其余的简直是一个翻版。不禁会联想到人类的生存状态,以及许多关于信仰、哲学等等的问题。 “武斗”结束,声势浩大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开始,“天文学家”被打发去修地球。 二 我插队落户在湘西北一个叫姜家湾的偏远贫瘠的小山村,这里是当年那个盐贩子靠两把菜刀起事。把湘西北闹得个沸反盈天、飘忽往来的巢穴之一。听乡亲们说起过红二方面军“扩红”的情形:贺胡子的人在邻村郑家台“竖牌子”(打出旗号)了,一声“打常德去哟!”成百上千的山民把柴刀、锄头一扔,跟着队伍就跑。真有点李秀成说农民参加太平军是“蒙蒙而来”的味道。 我们生产队田土分布在周遭的几座山上,大多是称做“斗笠丘”“蓑衣丘”,意即用一顶斗笠或者一床蓑衣便可遮住的小块田土,几乎没有一块一亩面积以上的大田。而且这些田土大多是“望天收”,老天爷不下雨,就没有收成。有一年我赶上了闹春荒,没有饭吃,乡亲们就挖葛打蕨度日。附近方圆百里的葛根蕨菜都挖光了。有一个人实在饿得不行,趴在井边去喝水,一下栽到井里没有起来。 当时农村兴评工分,出一天工,男劳力10分,妇女劳力8分。我呢,男劳力使牛打耙、挑担烧炭我干不了;妇女劳力插秧、捡茶籽我干不好。可是乡亲们仍然给我评了8分,后来增加到9分,而且派工的时候格外照顾我,比如“双抢”时让我留在禾场上晒谷,到集镇上买一捆铁丝回来也算出了一天工。我们生产队极穷,一个劳动日才值l角3分钱,每年年终分到手的稻谷、玉米、红薯加起来还不够吃半年,大半年的日子都是忍饥捱饿。给我评9工分实际上意味着,乡亲们是将自己口里的粮食抠出来,养育着我。有一次,王伯娘找我借粮,她一家三口,有两个壮劳力,如今却向我开口。我把粮食借给了她,内心却愧疚万分! 我们县一座大型水库要动工修建了,上级摊派任务,要求每个生产队必须抽调一到两名精壮劳力上工地,自带行李口粮,每天记十二到十四工分,年终回生产队参加分配。 听说别的公社有知青上了水库工地,我也向队里提出了要求。派我去工地生产队可以节省一个强劳力,而我则可以拿到高工分还无须队里照顾。这笔账谁都会算,但我们的老队长(村长)担心的是我承受不了水库工地的劳动强度累垮或被退回来。我说可以先让我去试试看。 水库工程指挥部听别的知青说来了一个“蛮会写文章的知青”,便让我去办《水库战报》。接手第二天,工地塌方,死3人,伤27人。死者中有一个中学刚毕业的18岁女孩子。第一期战报上,我为那个女孩子写了一首诗,最后两句是“此去从容慰平生,仰首南山旗正红。”战报办得不错,我的工分比队里的强劳力还高出20%,这让我第一次悟到了写作可以混饭吃的道理。 那时节,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读到他的自传,里边两个地方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是他妻子与他结婚时约法三章,其中有一条是婚后丈夫可以打她,但不可以用脚踢她。日本女人的这种思维方式让我惊诧不已;另一个地方就是田中角荣说他还默默无闻时,曾仰望星空发誓,一定要干出一番大成就来!这让我很震撼。我也曾仰望星空,生出的却多是浪漫与忧伤,哪有“帝王将相宁有种乎”那般野心?又是许多年后,读到先哲康德的名言,才知道头上的星空与心中的道德定律是应该拿来敬畏的。我想,如果星星是宇宙的眼睛,我身所处的重重叠叠的大山在它们眼中当如微尘,而真正如同一粒微尘被命运抛弃在深山峡谷中的我,又怎么能企图与星空对话?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的发明者似乎不应该是老聃,而应该是被称之为“老三届”的那一代中国知识青年吧? 那时节,有一首“知青之歌”流行全国,我也会唱。作者是一名南京知识青年(他因此被当局抓去,险些被枪毙)。可能是受江南隽永文风的影响,词曲都是一本正经的伤感。我们湖南的一些知青歌谣则不同,“八月十五是中秋节/我带着婆婆子(老婆)走亲戚/肩上措着糯米糍粑/手上提着老母鸡/丈母娘夸我好女婿/我说丈母娘你莫客气/糯米糍粑是我的血汗/老母鸡是偷来的!。”还有好些知青歌谣,那种戏谑调侃,那种犀利洒脱,那种盐碱水浸泡过后坚硬的生活质感,会让当下好些走红歌星与他们的作品,如青花瓷片般一碰就碎。 我曾经萌发过编撰《知青歌曲100首》的想法,因难度太大而作罢。 三 在那个小山村整整务农七年后,我被招工至一家由上海内迁到我家乡的纺织机械厂。厂里了解到我当过区文化辅导员,修过枝柳铁路,修过赵家垭水库,参加过农村调查,还帮县水利、农机等部门写过材料,便打算安排我在厂办公室工作。我说:“我在农村写材料蒙骗过贫下中农,如今又要写材料蒙骗工人阶级,良心上真的很痛苦。我希望到产业工人中间去。” 于是,我被分到最苦最累的浇铸车间,抬铁水。 说了农村的苦又来说工厂的苦没意思,反正我们浇铸班十几条汉子,除我外,个个都是气力莽壮。抬铁水、打磨铸件毛刺,都是超强体力活,酷暑天出铁水时,车间温度计都会爆炸。可每次评选先进生产者,我都榜上有名。这与文章写得好坏无关,套用章回小说的话说:“这功名可是俺一刀一枪挣来的!” 还是在农村当文化辅导员时,我认识了我的两位恩师诸扬荣与杨善智,他们俩在我们地区文学青年中的名头,无异于俄罗斯文学青年中之托尔斯泰。可能是看我“孺子可教”吧,他们勉励我好好写作,同时送我一句话,“前世作了恶,这世搞创作”。这句话的深远意义在以后的岁月中得到了充分展现。 我们浇铸是中班,下午6时上班,第二天凌晨2时下班。每次下班后,同寝室的青工们会聚在一起打扑克,一直闹腾到天亮才睡觉。我则把被子掀到一边,趴在铺板上开始写作,我要写一个农业机械化题材的大型歌剧,《金翅膀》。 我是一个爱玩的人,身边伙伴们打扑克的叫嚷笑骂,实在是极大的诱惑。我硬着头皮,坚持写下去。大概两个多月时间吧,才写完第一场。拿去给杨老师看,他批道:“对比强烈,堪称虎头!”可是往下怎么写,我怎么都编不出来了。杀牛起会,打狗散场,至今,《金翅膀》还躺在我的废稿堆里,飞不起来。 扎扎实实当了两年多工人后,诸老师费了很大的力气,把我调到了常德地区戏剧工作室,正式开始了我的编剧生涯。 四 我的家乡常德,就是“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的那个常德,古称朗州;就是那个写下“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的刘禹锡当过十年朗州司马的地方,又名武陵;“晋太原中,武陵人,捕鱼为业。沿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当然,桃花源就在我的家乡了。常德又是春秋战国时楚春申君的封地,建有一座春申阁,联日:“珠履三千要使英雄尽入彀,虎贲百万不教赢氏独称王”,于文气氤氲中吹来一阵快意雄风! 我出生在常德城的河街,街道的麻条石路面常年被那些挑河水卖的人弄得湿漉漉的。沈从文先生曾在河街住过两年,我常想,莫非我是踏着先生湿漉漉的脚印走上文坛的? 我编剧是从舞台剧开始的,从处女作歌剧《现在的年轻人哪……》由中央歌剧院上演至今,我写过歌剧、舞剧、京剧、湘剧、评剧、汉剧、滇剧、花鼓戏、采茶戏、花灯戏……我不想开一张清单,来表明我创作了多少作品,多少国家级剧院上演了我的作品,得了多少全国大奖。原来会,现在不会了,我觉得可耻。 但有三部作品我须简单提及,不是因为其影响,而是因为它们代表了我作为一个剧作家在不同阶段的思考与实践。这三部作品是,湘剧高腔《山鬼》,湖北花鼓戏(我更愿意把它称之为乡村歌剧)《十二月等郎》,以及京剧交响剧诗《梅兰芳》。 在常德地区戏剧工作室工作八年后,由刘鸣泰老师力荐,我被调入湖南省湘剧院。作为晋见之礼,我创作了湘剧高腔《山鬼》。 《山鬼》一问世,便引发了全国戏剧界的大争议!记得在首届中国戏剧节上,由于票太紧张,大会组委会工作人员不得不将自己的票拿出来以满足美、法、德、日本、丹麦等11个国家大使馆的需求。 有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会想到弄这个东西的?我在“全国探索性戏曲研讨会”上的发言回答了这个问题,那篇发言的题目叫做《我不探索》。不过,我一直以为,文字很难准确地表达思想,特别是艺术思想。古人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外国人说,“艺术是偶然发生的”,不必说出个道道来。 但是,自从写了《山鬼》,我的价值观、人生态度、审美取向,特别是艺术的感受,有一点禅宗顿悟的味道;又似乎掌握了“芝麻开门”的咒语。噫,难与外人道也! 《十二月等郎》是我为湖北荆门艺术剧院创作的一部乡村歌剧。荆门那地方毗邻常德,风土人情,甚至语言习惯都极其相似,与他们合作我有一种亲情。 作品上演后应该说好评如潮,《人民日报》一篇评论文章从关注农民工的角度对它进行了解析,我读得心悦诚服。虽然我的初衷并不是写农民工问题。 在长期写作实践中我体会到,剧作家可以不是政治家(至于捷克剧作家前总统哈维尔那是特例),但必须是个思考者,思想家。他在自己的作品中宁肯像“一根会思考的芦苇”那样提出问题而不是奢望着解决问题。而许多我的同仁们的误区就在于,他们总是下意识地以政治家的身份介入到自己作品中:如我们大批描写改革开放的作品,你会看到里边种种难题都被剧作家解决了。邓小平都要“摸着石头过河”,我们的剧作家却以为他们掌握了改革开放的“灵丹妙药”! 在《十二月等郎》中,我提出的问题只不过是,中国妇女千百年来的等待究竟有何意义?当然,也有我自己一些感情的流露。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使得农耕社会建立起来的人际、伦理关系分崩离析,如沈从文所说:“好的习俗和好的女人一样,是要逐渐老去的”,有点感伤。 写京剧《梅兰芳》之前,我则经常想到,一部人类史,多少强大、剽悍的民族或衰败,或湮灭,惟独中华民族能够绵延五千年,且生生不息,我们的民族性格究竟是什么? 写《梅兰芳》时突然感悟到,是水。 梅先生那样一个儒雅的人,软弱的人,不争的人,面对强大的日本帝国,取得了一个人抗战的胜利。这是和平、澄明、宽容、自信的胜利,民族性格的胜利。 上善若水! 2006年4月,北京京剧院应邀携京剧交响剧诗《梅兰芳》赴德国柏林演出。我们的演员阵容有于魁智、李胜素、孟广禄、赵葆秀等京剧名家,而与我们合作演出的则是享有盛名的柏林喜歌剧院交响乐团。这种合作,是两国艺术家的第一次,也是东西方文化交流史上的第一次。 我坐在歌剧院的头等包厢里,看金碧辉煌的剧场已坐满了仪容庄重的德国观众,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感动。 演出的钟声响了! 交响乐像水一样漫过来……蓦然,清越的京胡声凌空而起…… 剧场内一阵骚动,观众彼此交流着惊奇、欣喜的眼光…… “祥云冉冉波罗天——” 于魁智的唱腔,穿云裂帛而来! 剧场内安静极了,只有京剧之声,从舞台穿越观众席,飞向不远处的勃伦登堡门,在柏林的夜空缭绕…… “上善若水……” 歌剧院交响乐团的合唱声响起,这些蓝眼晴、黄头发的音乐家们,可曾知道,他们咏唱的是东方先哲最智慧的语言?我想他们是知道的,不是因为他们发音的准确,而是因为他们演唱的深情…… 五 我由罗浩引荐,认识了刘文武,认识了张黎。我们几个与一群朋友,共同打造了电视剧《走向共和》。 不久,魏文斌和欧阳常林两位,以超越常规的方式与速度,将我调人湖南卫视,主要负责电视剧剧本创作这一块。数年间,我组织和参与创作了《恰同学少年》《血色湘西》等作品,给快乐歌唱着的湖南卫视增添了黄钟大吕之声,也算是不负重托吧。 2005年,张黎力荐,我和冯小刚导演合作,创作了电影《夜宴》。与小刚的合作如坐春风;当然,我也有张牙舞爪的时候。小刚坏笑着:盛老师,我发现你有两个特点,一是能坚持,二是把握大方向。我永远不能忘怀的是,《夜宴》遭遇“台词门”后,小刚挺身而出,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位导演讲过编剧这样多的好话,我知道他是用身体为我遮挡枪林弹雨。 与吴宇森导演的合作让我见识了好莱坞的工作环境与流程,吴导恭谨谦和,从不疾言厉色。我看见《赤壁》上映后还保留着我编剧的名字,显然是他绅士风度所致。 转眼间,我一只脚跨入影视圈竞有十来年了,但我始终觉得我很难融入进去,我甚至愿意被他们边缘化。这真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走向共和》播出后,不论我遇到什么人,官员、商贾、白领、大学生;不论我走到哪里,甚至在洛杉矶、在纽约、在柏林,到处都是热烈的讨论与温暖的目光。也许是生态平衡吧?《夜宴》却遭遇了“台词门”。我曾在博客上发表文章,想以真诚来感动媒体,媒体报以我的却是说我向网友“叫板”!我终于明白我的错误所在:我将一场娱乐秀当成了学术讨论,身为媒体狂欢的祭品却在幻想唤醒他们的文化良知! “五音使人耳聋,五色使人目盲”,在这个娱乐化浪潮裹挟一切的年代,我们已经失去了阅读,失去了思考,我为何而写作? 《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我时,问,你这样强烈希望与名编剧划清界限,那么你希望人们怎么称呼你?我不假思索回答,小知识分子!一个想成为大知识分子的小知识分子。 我不管现代社会如何给知识分子定义,提到这个名词的时候,我脑际里出现的是西哲深邃的目光与先贤凛然的身影。 所以,我希望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成为女娲补天的一颗颗彩色小石子,去补缀我们中华民族坍塌了的那一块文化天空。 2011.3.4于广州
内容概要

盛和煜,湖南省常德人。现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省湘剧院艺术总监,一级编剧。
迄今为止已获得三次政府最高奖“文华奖”(含两次“文华”大奖),两次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六个全国大奖及湖南“洞庭之秋”艺术节一等奖,湖南新时期十大文艺成果奖等多次省级以上奖项。
《夜宴》为他的电影、戏剧卷,主要收录了“民间故事”、“蒋经国与章亚若”、“蝴蝶梦(汉剧)”、“边城(舞剧)”、“孟姜女(交响剧诗)
”等作品。其中《夜宴》讲述了:
凶煞之夜,厉帝大摆贺宴。婉后献上了毒酒,青女献上了歌舞。他的谋臣,觊觎着王位,静观其变。这座旷世的宫廷里,权力与欲望的争夺已然拉开序幕。那曲关于寂寞的歌,让死亡也懂了爱。于是曲终人散时,王子握住了仇敌含毒的宝剑,君王将他的荣誉和生命都归还于殿前。那么,仅剩的那条茜素红呢?还是她早已化作欲望,吞没了一切……月黑之夜,谁饮下那杯毒酒?煌煌大殿,哪个是夜宴主人?
作者简介

湖南人剧作家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
代表作品——湘剧《山鬼》舞剧《边城》京剧《梅兰芳》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电影《夜宴》。
书籍目录

电影
 夜宴
 民间故事
 蒋经国与章亚若
戏剧
 山鬼(湘剧高腔)——附:我不探索
 蝴蝶梦(汉剧)
 马前泼水(小剧场京剧)
 边城(舞剧)
 精卫填海(舞剧)
 孟姜女(交响剧诗)
 梅兰芳(京剧)
 十二月等郎(湖北花鼓戏)
章节摘录

版权页:1
皇宫广场一个女人沿着长长的甬道,朝前方走去。
越过她的背影,长长的甬道往前延伸着,尽头,先帝寝宫如一头巨兽蹲伏。
宫门前,密匝匝一片黑点。
女人一步步往前走去。
前方,那片黑点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那是五十名羽林卫。
他们黑盔黑甲,神情冷峻,如黑色的岩石,横亘在宫门前,手中的钢剑泛着寒光。
女人在他们面前停下来。
羽林卫一动不动。
他们就这样对峙着。
看不见女人的脸,但从羽林卫的瞳孔中可以看到女人沉默、坚定的身影。
“哗嚓!”齐齐一声盔甲响,羽林卫闪出了一条通道。
女人走进宫门。
2
先帝寝宫黑暗之中,厚重的门声隆隆响起,灯光从缓缓开启的雕着蟠龙的大门照进来,映出寝宫内床榻、器具的模糊视像,床旁边一副黑甲在灯光映照下泛着金属的光泽。
女人拖长的身影从门外泄人,影子延伸到盔甲前,又从盔甲的靴子一直爬到镶嵌着面具的头盔上。
镜头长时间注视着笼罩在影子里的面具上。
女人冷漠的画外音:“你撑不起它!”头盔上的面具被一只手托起,露出一个男人苍白的面孔。
他的嘴角浮起嘲讽的笑意,一字一句道:“对我不要称你,叫皇上!”一丝冷笑在女人脸上稍纵即逝。
她很美,很年轻,高耸的云髻上一根白色孝带格外刺眼。
女人:“让我改口很困难,叔叔!”男人似笑非笑,在托着的头盔上落下一吻,说:“它是不适合朕,朕要打一副新的。
”他将头盔放在盔甲架上,转身向门外走去。
经过女人身边,他在她耳边轻轻道:“江山不待。
”女人微微颤了一下。
男人走出大门,背对女人道:“封门!”两扇大门应声而动,灯光随着隆隆的门声在女人身后收拢。
女人一动不动。
透过即将合拢的门缝,可以看到男人转过身来,望着快要被黑暗吞噬的女人背影,他的脸在徐徐关闭的门缝中越来越窄……男人伸出手臂。
门声戛然而止。
黑暗中,男人的手臂沿着门缝缓缓伸进来,他掌心朝上,托着残存的一缕灯光,停在黑暗之中。
男人的画外音:“嫂嫂!”许久,女人的手自黑暗中伸过来,搭在男人的手上。
女人的画外音:“该叫皇后。
”3
寝宫灯烛煌煌。
光波梦幻般在帷幄、屏风间摇曳浮动,金丝镂空的熏笼里,瑞龙脑散发着紫雾般的香气。
菱花铜镜中——映出女人高贵、冷艳的面容。
也映着她高耸云髻上的白色孝带。
女人开始卸妆。
她先将孝带解下,拿在手中,默默端详一会,轻轻一扔。
然后,将金镶珠排簪从云髻里慢慢抽出,那一头浓密柔软的黑发便如瀑布泻下。
男人的手从后面搭上她裸露的肩头。
女人微微一颤,但声色不动,将额前的花钿摘下。
所谓花钿,是由金铂、鸟羽、云母片等在额上粘成的的一个小小的、五颜六色的精致图案。
女人摘得很慢,很仔细。
男人的手在她肩头轻轻摩挲。
女人把摘下的花钿放在一个玉碟中,将手朝梳妆台琳琅满目的化妆品伸去。
男人的手更快,在她之前将一个精致的小葫芦拿到,放在女人手里。
女人有点意外,但仍不吱声。
她从葫芦内倒出几滴琥珀色液体,轻轻在脸上揉拭。
男人的手由肩头向她锁骨处游动。
女人的手又伸向化妆品。
同样的,男人的手抢在她之前,将一个彩绘小瓶递给她。
女人开口了:“叔叔怎么知道我卸妆的顺序?”男人:“岂止是卸妆,嫂嫂沐浴的顺序我都知道。
”他的脸隐藏在灯的暗影中,他的手已经在女人胸前摩挲。
女人沉默半晌——“你哥哥太相信你。
”男人:“先帝暴崩,与我没有关系。
”女人:“太子还在人世吗?”男人:“嫂嫂很关心他?”女人:“我是他母后。
”男人:“他比你大四个月。
”他的手移向她雪白的乳沟。
女人伸手按住他:女人:“叔叔能不能放过太子?”男人:“嫂嫂能不能松手?”女人看着镜中自己的手,被自己按着的男人的手,眼中掠过一丝冷光,松开了自己的手。
男人的手乘势滑下去……男人:“朕以为,上苍会保佑我那可爱侄儿的。
”4
山涧涧水漫过浑圆的卵石,竹叶纷纷飘落。
马蹄声由远而近,稍许,三骑白马出现,打头的虬髯信使背着黄缎包袱,里边是皇后懿旨,后面是两名带刀护卫。
马蹄踏碎山涧,水花卷起漂浮在水面上的竹叶向四周溅起,久久,水面才恢复平静。
编辑推荐

《盛和煜自选集•电影戏剧卷:夜宴》是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
评论、阅读与下载

盛和煜自选集·电影戏剧卷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盛和煜的戏剧作品国内一流,有收藏价值。
 

艺术PDF书库网 @ 2017